首页 > 热点专题

《马上治天下》:重审鳌拜及其时代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2-29



立即统治世界:

鳌拜安隆时期(1661-1669)

[美国]安西隆朱

董建中校订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20年1月

318页,69.00元

-温~

鳌拜安隆时期(1661-1669),作为顺康时期权力过渡和政治过渡的关键时期,是政治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这不仅是因为辅政时期与清初新旧交替时期多种政治力量的兴衰和重组有关,也是因为辅政时期的政治倾向和政治策略在调整满汉王朝的背景下影响了清初政治制度和权力秩序的构建。以鳌拜命名辅政时期是为了突出鳌拜的权力和影响,这在嘉庆年间金香玉的藏书《国朝大事记》中已经使用过。事实上,从辅佐大臣的权力变化来看,在康熙六年索尼去世之前,四个辅佐大臣的内部平衡仍然保持着。所谓的鳌拜垄断仅仅发生在索尼之后的短时间内。以鳌拜作为辅政时期的一个缩影,大体反映了清人对这一时期的总体认识和判断。

鳌拜对清人和当代历史学家来说并不陌生。清仁宗与小沈阳交恶时,人们把他比作“圣祖仁对鳌拜的惩罚和世宗对年羹尧的惩罚”(《仁宗实录》卷38)。后来,赵飞在他的《《啸亭杂录》》一书中说,鳌拜病了,没有上法庭。当圣父拜访他时,他甚至把他的剑藏在沙发下面。圣父决定占领鳌拜。无论是在政府还是在人民中间,鳌拜的形象都被描绘成一个邪恶罪恶的权力叛徒。这一形象的直接来源当然是康熙八年五月圣父所颁下的鳌拜的30条赃款,涉及结党杀人等罪行。圣父也在圣旨中反复展示了这个形象。例如,在康熙十一年,有人强调说,苏克萨哈的种族灭绝灾难都发生在鳌拜。在晚年,圣父向陈婷回忆了鳌拜的专长,并陈述了他在统治之初的无助。

但令清皇帝犹豫的是鳌拜作为开国英雄的一面,这也是鳌拜成为侍郎的先决条件。对鳌拜功勋的肯定最早见于康熙五十二年。今年4月,一位记得鳌拜“征兵效应”的部长“贡献卓着”。9月,当追逐开国功臣时,他在鳌拜上市,允许他的继承人继承一等男爵。雍正年间,世宗进一步恢复了鳌拜的名誉,理由是“科举已经显示了仁慈,赦免了鳌拜的罪行”。雍正五年归第一公祭祖,六年全葬祭祖,九年追封公,与着名官员费英东、等并驾齐驱。在这个时候,这是一个很好的掩饰成就的尝试(《清世宗实录》卷63,67和104)。必须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清廷平反了鳌拜的罪行。世宗明确表示,“几十年来,我只听说鳌拜僭称自己犯了粗鲁和利用权力而不知道伊拉克的优点的罪行”。可以看出,鳌拜作为功勋人物的一面一直是隐藏的。甘龙统治二十三年,高宗皇帝指示军事部门调查鳌拜时期杀死费阳谷父子的整个故事,其中透露了一些线索。45年前,最高法院发布了一项长期法令,对鳌拜做出最终判决。法令中只有一句话谈到了鳌拜早期的功绩。此外,在辅助管理时期,他们大多侧重于旧的案例。皇帝显然不满意从康熙末年开始恢复鳌拜名誉的尝试。因此,他对整个鳌拜持否定态度,反复强调他的顽固和权力建设的重要性,并声称他打算从过去吸取教训,为我们树立榜样

在法庭之外,士大夫们如何看待鳌拜?在成为侍郎之前,鳌拜是八旗系统的长期官员。他应该很少与士大夫接触,几乎完全没有汉代同僚的记载。鳌拜被判有罪后,考虑到这个王朝历史的敏感性,大多数士大夫也保持沉默。嘉庆以后,随着政治压力的减轻,士大夫们开始关注国家的起源。于是,鳌拜本人和辅政时期的一些片段成为学者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圣祖攻下鳌拜的情节。这本官方书籍从未披露过带走并询问鳌拜的细节,这似乎等同于解雇普通官员。赵飞记载,神圣的祖先与索额图举行秘密会谈,并命令警卫在召唤当天抓获鳌拜,这是八旗社会的流行版本。姚提供了一个更加曲折的解释。他说,神圣的祖先已经计划了很长时间,并选择了小内监狱的强者学习布谷戏。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他在进入监狱内部玩耍时抓获了鳌拜(《竹叶亭杂记》卷1)。后来,写了《归田所记》,陈康琦写了《郎潜纪闻》,都是按照姚的解释。这是真是假是不可能检验的,但毫无疑问,鳌拜在官方书中的单调形象给人以一些传奇色彩,而这种非传统的质疑方式也间接地展示了鳌拜强大而霸道的形象。

现代以来的大众文化也参与了鳌拜形象的制作。圣人祖智攻陷鳌拜的传说和辅政时期秘密而不可预知的中央政治纷争,为通俗文学的创作提供了极好的素材。最着名的《清史通俗演义》不用说,如李1928年发表的《清朝全史演义》,第42次是“惩罚敖乡、布库小用武力”,即充分发挥了被俘前后的作用。另一本广为流传的书,《清室外纪》,出版于1915年,声称鳌拜越权。圣父和太后掷骰子,命令小太监抓住鳌拜。这本书由陈冷泰和陈步贤编辑,翻译自《北京朝志与回忆》,由英国人民出版社和布朗德出版社合着。虽然这不是一部小说,但它并没有完全赢得公众的信任。然而,在该书出版之初,中华书局在《北京朝廷编年记事(16-20世纪)》刊登了一则广告,将鳌拜的惩罚和死亡列为“该书内容的奇迹”,以及顺治逃离禅宗和费翔之死等帝国机密。对这类张卉小说和通俗读物的解读,当然迎合了读者的好奇心,使鳌拜的负面形象深深地扎根于人们的心中。

鳌拜

无论鳌拜在清朝的国史着述中是否被评断,无论学者的逸闻轶事是否被收集,甚至是近代以来的通俗解释,焦点都在鳌拜本人身上,而不是辅政时期。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四辅在清初政治史上的地位呢?孟森认为,辅助管理制度是基于中国古代祖先的遗诏。“这是因为它自进入海关以来就与汉族官员关系密切。它建成后没有一天,“直到倒台后,中国古代官员的密切追随者,“那些不能逐渐吸收汉族风俗与古代中国祖先在辅助管理,恢复旧的一个接一个的”和“借鉴前代的辉煌故事”。换句话说,满洲制度与明朝制度之间的紧张关系,满洲旧习俗与中国地方化之间的紧张关系,是辅佐大臣时期制度变迁的基本出发点。例如,从中国化的角度来看,在清初的中国化进程中,辅政时期是一个曲折甚至倒退的时期,显然不应该给予过高的评价。然而,孟森也注意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即从满族传统的角度来看,辅助制度是对原有摄政制度的修正和改革。鉴于

受“休克反应”模式的影响,北美学术界将清朝中国描述为战后保守、停滞的“旧秩序”。在西方的冲击下,它逐渐解体,开始了现代化转型。因此,从整体上看,对清初的研究没有兴趣。1937年,恒慕义(阿瑟w胡梅尔)主持编写了《清代杰出华人》一书,该书可能成为英国学术界对清初人物最直接的知识基础。1942年,弗朗茨迈克尔发表了《满清统治在中国的起源》,这是对清初统治模式的早期探索。此外,几乎没有什么成就。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学者对明代中国的政治和制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也就是说,以最具代表性的查理斯哈克为例,他于1961年出版了《申报》(明朝的传统中国国家),在很短的时间内简要介绍了中国明朝政府的组织形式和运作模式。他还在1966年出版了《马上治天下:鳌拜辅政时期的满人政治(1661-1669)》(中国明代的监察制度),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关于这一主题的英文专着。1965年,伊利诺斯大学举办了一次关于明朝政府的研讨会,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散文集《鳌拜辅政时期的政策与党争(1661-1669)》(中国政府在明朝时期的:七学)。事实上,这本书的书名意义重大。何凯在序言中指出,明代制度研究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学者们逐渐认识到,明代是中国传统制度和文化成熟的高峰,而承袭明代制度的清代却做得很少,最终受到西方扩张的影响。这意味着清朝的政治和制度缺乏内在的生命力,与明朝相比,这只是不可避免的衰落。

清初的历史被明朝和晚清的历史所掩盖。这正是安在龙和他的同龄人面临的尴尬局面。史景迁是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是最早利用台北故宫博物院清代档案的北美学者之一,也是第一个试图突破清初史研究困境的人。他在1966年发表的博士论文《《清代名人传略》》的修订,暂时确立了这一趋势,使清代政治制度史成为清代北美历史上的一个热门话题。在安以龙的同辈中,对内务府的研究,吴对皇位制度的研究,对的研究,凯斯勒对清初督抚的研究,巴特利特对军部的研究,都显示出清代中国统治模式与明代相比的独特性和创新性。安在龙的研究是在这种范式转变的背景下进行的。

回顾清初的政治,自然不能回避满汉的分析框架。事实上,安以龙关于鳌拜辅政时期满汉关系复杂性的论述,是对本土化理论的重新审视和反思。作为清代历史解释的基调,本土化理论有其渊源,并被中外学术界广泛接受。前《梅古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然而,安以龙对中国化理论有相当大的怀疑,这种怀疑受到了他的老师芮玛丽的“汉满合一”观念的影响,他主张在清朝体制中发现满族因素,反对完全中国化理论的极端化。在这方面,安在龙并不是北美汉学中唯一反思本土化理论解释模式的学者。例如,《《满洲统治的起源》》出版一年后,劳伦斯凯斯勒的《《明代政治考》》(康熙朝与清朝统治的巩固,1661-1684)出版,该书以《满洲本土主义者》为基调,阐释了互补政治的时代。这一趋势只是安在龙书的另一条学术线索。

自《明代监察制度》出版以来,北美学术界一直有一场激烈的讨论。1976年,哈罗德米勒在《亚洲研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书评,对安在龙的书进行了猛烈的批评(见第36卷第1期,第130-131页)。他强调,辅政时期的政治变化对辅政大臣个人的影响比对辅政大臣群体的影响更为重要,从而指责安在龙的着作实际上是以独立的、合乎逻辑的政策体系分析来割裂整个政治历史,并指出该书对政党斗争和人物的研究仅限于官方历史记录。事实上,米勒的研究并没有完全摆脱官方史料的限制。他们矛盾的根源是如何处理清初政治结构中的满汉问题。米勒的研究方向与安在龙非常相似。他的博士论文题目为《明代政府七论》(事实冲突与清廷政治的整合,1661-1690),旨在从一个更长的时期考察康熙初的政党斗争和政治演变,并在此基础上理解辅臣时期。这两个人几乎同时在处理类似的问题,但他们的研究路径不同。安溪龙特别重视考察清朝入关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满汉治理中的矛盾,这一矛盾在辅政时期随着制度和政策各方面先敬满人意识的凸显而达到顶峰。米勒更注重派系斗争在构建平衡政治体系中的意义,而对清初统治问题关注较少。他重视满洲的辅臣和八旗,只把汉族文人视为满洲政治斗争的牺牲者。在他的回应中,安以龙不仅重申了他对17世纪中国政治的总体观察,还表达了他对中国化理论的批判(见《曹寅与康熙》,第36卷,第3期,第601-603页)。

作为唯一一部关于辅臣时期的专着,安以龙的书对北美清朝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凯斯勒林恩斯特鲁维等学者都肯定了这本书的价值。在一篇关于江南案例的论文中,杰里丹纳林受到了安希龙博士论文的影响,强调了鳌拜及其他辅助官员的强势统治,关注了满族人对官僚政治和财政事务的参与。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史和文化史的兴起,清代北美史学界政治史和制度史的短暂繁荣已经结束,尤其是清初的研究,几十年来几乎没有实质性的推进。因此,时至今日,安在龙的书仍然是讨论这个问题时必须参考的第一个研究。在2002年出版的《马上治天下》(清中前期)第9卷《康熙时代》一章中,史景迁关于辅政史的论述是以安龙研究为基础的。

《康熙帝与清朝统治的加强(1661-1684)》是50年前完成的。从目前的学术标准和研究状况来看,其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安以龙写这本书时,研究清初历史的最大困难是史料的缺乏。清初北京有大量的满文和汉文档案,至今仍未提供学术参考。地方文献和士大夫文集没有引起学者们足够的重视。因此,本书对辅佐大臣时期政治决策及其实施的论述必然是肤浅的。然而,安龙建立的分析结构至今仍基本建立。事实上,即使在中国文学领域,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各种通史作品中也出现了辅臣时期作为叙事的一部分,很少有深入的专题研究。辅臣时期的长期拖延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清初政治史研究的一些困难。

新史料的发现和阐释是清初政治史研究的一个突破点。也就是说,以档案文献为例,杨震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范例。她还收集了满文和汉文史料,为清初历史做出了许多贡献。特别是,她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马上治天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的西藏宫殿中档满族朱批纪念馆发现了一个关于45岁的康熙皇帝与鳌拜冲突的记忆和对鳌拜采访的始末的记述。必须指出,新史料的发现并没有改变清初历史研究中主要史料的构成。它只能纠正传统史料的空白和错误,难以撼动旧的解释模式。因此,精读和深挖传统史料应该是另一种有效而有前途的研究方法。这方面的代表性论着是姚念慈的长篇文章《亚洲研究杂志》(收入《派系斗争与清朝政治的统合(1669-1690)》,三联书店,2018)。在传统史料的基础上,他回顾了清初的政治。有许多新发现。例如,在讨论辅佐官员的来源、级别和权力、辅佐政府制度的结构和运作时,他仍然以《亚洲研究杂志》作为历史考察的辅助史料,并从表及里,根据有限的官方记录,对他身体健康时的政治现实作了长期的考察。

自孟森以来,学者们对辅臣时代的研究主要集中于考察以辅臣为代表的满洲上层阶级的一些政治活动。在每一轮研究中,诸如个人关系和辅助大臣权力来源等经典问题都得到了澄清。这不可避免地将辅政时期缩减为几个主题,如满洲内部的政治斗争、反汉政策、满汉冲突等。事实上,它没有看到辅助政府时期政治的多维取向,也没有看到满洲荣誉以外的其他政治力量的活动和策略。它不仅消解了清初政治的复杂性,而且没有注意到清初满汉角力与交错共存的现象。换言之,满汉民族因素往往不是清初政治的决定性因素,政治利益的划分有时也不同于满汉民族的界限。

斯特鲁维的研究在这方面提供了相当创新的参考。2004年,她发表了一篇题为《轿子里的统治》的长篇文章,专门论述魏玉洁和鳌拜时期的科举改革,这篇文章的题目与安西龙《剑桥中国史》的题目完全一致,旨在揭示鳌拜时期汉族政府集团的活动及其对辅臣政策的应对策略(文章载于《中国帝国晚期》第二阶段第25卷)。她质疑满洲第一崇拜与汉族强势本土化对立的二元解释模式。同时,以废除八股、减职等科举改革为例,她强调了辅政时代、顺治后期乃至明清时期社会问题的连续性和某些倾向。特别是在辅政时期,韩高级官员在政治决策中的作用的再现,以及在体制改革中所涉及的多重利益的展示,更是极大地揭示了当时政治的复杂性。这些都促使我们重新思考行政补充时期政策体系的真正走向。此外,哈里米勒还十分关注辅官对地方士人影响的压制,这也为了解辅助政府时期江南士大夫的政治状况和生活状况提供了有益的考察。

正如斯特鲁维所说,康熙元年至九年是清朝政治史上最困难的阶段之一,对这一时期的研究也是最困难的课题。新史料的扩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