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理财

【收藏·学习·践行】习近平关于“三农”工作论述摘编(3/11)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1-15



巩固和完善农村基础管理体制“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以解决问题为指导,加快新的农业管理体制建设。中共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以下建议:坚持家庭经营在农业中的基本地位,推进家庭经营、集体经营、合作经营、企业经营等农业经营方式的创新,鼓励土地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有序转让给大型专业家庭、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和农业企业,鼓励农村合作经济发展。 鼓励和引导工商资本发展适合农村企业经营的现代农业,允许农民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等方式投资农业产业化发展。 这些是重大的理论创新和实践突破,是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管理体制的丰富和发展。

《在山东考察工作结束时的讲话》(2013年11月28日)

目前,各地区都在积极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试点转移,这有利于改变农村土地在一些地方过于分散的局面,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尊重农民的意愿,保护他们的权益,防止土地过度集中在少数人手中,防止土地使用发生根本变化,造成农村地区贫富差距过大。也不要用土地改革和城乡一体化的名义增加城市建设用地。这种卖带羊头的狗肉是做不到的。

《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12月12日),《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598页

农村基本管理制度是党的农村政策的基石。坚持党的农村政策,最重要的是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真正的政策要求。具体来说,有三个要求。

首先,坚持农村土地和农民的集体所有制。这是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的“灵魂”。农村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是农村最大的制度。农村基础管理制度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实现形式,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和标准。要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就必须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

第二,坚持家庭管理的基本地位。家庭管理在农业生产和管理中占有基础性地位,这主要体现在农民家庭是集体土地承包经营的法律主体。农村集体土地应当由属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农民家庭承包,任何其他主体都不能代替农民家庭的土地承包地位。农户承包的土地可以通过经营权转让由农户或其他管理实体管理,但无论承包经营权如何转让,集体土地承包权都属于农户。这是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和农村的基本管理制度。

第三,坚持稳定土地、契约关系。现有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期保持稳定不变,这是维护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关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或者非法限制农民承包土地的权利。要加强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保护,提高土地承包经营权,依法保护农民的占有、使用、收益、流转、抵押和承包经营权担保权。建立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制度是土地承包关系稳定的保证。这项工作应该坚决进行,以便真正给农民一个“保证”。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70-71页

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民家庭正在转移承包经营权,主要

近年来,在创新农业管理体制方面,广大农民在实践中创造了多种新形式,如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股份合作、农业产业化等。在粮食和其他大田作物生产中,适度经营的家庭农场,加上相对完善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形成了农业依靠社会化服务、日常田间管理依靠家庭成员的管理方式。根据当地惯例,各种商业实体和形式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它们在不同的地区、行业和环节都有自己的适应性和发展空间。他们不能只追求一种模式和一种标准。根据当地条件和不同农产品的生产特点,应允许农民选择自己满意的管理形式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8版中央文献出版社,第71-72页

完善农村基本管理制度。农民土地承包权和土地经营权的分离是一个需要从理论上回答的重大问题。今年7月下旬,我到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调研时,提出要深化农村改革,完善农村基本管理制度,研究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的关系。改革前,农村集体土地是所有权和经营权的结合,是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和经营权的结合。建立土地所有权与承包经营权相分离、所有权归集体、承包经营权归农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中国农村改革的重大创新。目前,按照农民保留土地承包权和转让土地经营权的愿望,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承包权和经营权是分割并行的。这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又一重大创新。这将有助于更好地维护土地集体所有权,更好地保护农民的土地承包权,更好地使用生活用地使用权,促进现代农业发展。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8版中央文献出版社,第72-73页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土地和农业,这是农村基本管理制度的基本实现形式。家庭承包、专业管理、家庭承包、家庭农场管理、家庭承包、集体管理、家庭承包、合作管理、家庭承包和企业管理是实现农村基本管理制度的新形式。归根结底,要适应土地经营权流转和农业经营方式多样化,改变一切从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到家庭经营的基本状况和现有土地不变的契约关系,促进农业生产经营的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和社会化,使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更加充满持久的制度活力。在实践的基础上,有必要加强对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组织形式、实现方式和发展趋势的理论研究,为农村基础管理体制改革创造更广阔的空间。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73页

创新农业管理体制,放开土地经营权,促进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是非常政策性的工作。要掌握土地经营权流转、集中和规模经营的程度,必须适应城市化进程和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规模,适应农业科技进步和生产方式的改进,适应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的提高,不能片面追求速度和规模,更不能为了追求土地经营规模而强迫农民转移土地。我们应该尊重农民的意愿,维护他们的权益。我们应该把选择权交给农民,让他们选择而不是取代他们。我们不应该强行下命令、刮风或砍树

公司和企业租赁农田必须有严格的门槛。租赁的农田只能用于耕作,不能用于其他目的。它们不能用于旅游胜地、高尔夫球场或农舍娱乐。他们不能建造房屋、别墅或私人俱乐部。违反规定,不得用于非农建设。当然,耕地不能变成果园、花园和菜地。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效益将会增加,但粮食和粮食安全将无法实现。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率》,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74-75页

创新农业管理体系,不能忽视普通农民。我们需要看到的是,管理自己承包农田的普通农民仍然占大多数,这种情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根本的改变。还应该指出,许多地方的农民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即使他们只能解决自然条件造成的食物和衣物问题。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3年12月23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75页

现阶段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需要更多的考虑来促进中国农业的现代化。我们不仅要解决农业问题,还要解决农民问题,走中国特色的农业现代化道路。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前提下,推进承包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经营权和经营权分离、经营权流转的格局。农业规模经营的发展应与城市化进程和农村劳动力转移规模相适应,与农业科技进步和生产方式的改进相适应,与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的提高相适应。要加强引导,不损害农民权益,不改变土地用途,不损害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我们必须尊重农民的意愿,坚持土地经营权自愿有偿转让的法律。我们决不能下达强制令或任意行政命令。坚持适度规模,着力支持粮食大生产发展。农民应该成为适度规模土地管理的积极参与者和真正受益者。根据当地的发展基础和条件,确定合理的耕地管理规模来指导。我们不应该片面追求快速和大规模,也不应该忽视普通农民仍然占大多数的基本农业状况。工商企业租赁农民承包土地,应当有严格的门槛,建立资格审查、项目日审查、风险保障制度,并对准入和监管制度作出明确规定。

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央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2014年9月29日)上的讲话,2014年9月30日《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

完善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政策,做好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发证工作,完善开放规范的土地流转市场,做好基础工作,创造良好的流转环境。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4年12月9日)

土地流转和各种形式的规模经营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也是农村改革的基本方向。在土地流转实践中,必须要求各地区贯彻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它们不仅必须增加政策支持,鼓励农业管理制度和机制的创新,还必须根据当地情况逐步调整措施。他们绝不能参与大跃进、强制命令或任意管理。特别是要防止一些工商资本进入农村从事非农建设,影响农田保护和粮食生产。要注重完善土地承包法律法规,落实粮食生产扶持政策,完善监管和风险防范机制,加强乡镇村管理体制建设,促进土地流转规范有序,真正激发农民的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积极性。

做好事的说明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一件大事,必须慎重稳妥地进行。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规模经营是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分散、粗放的农业经营方式难以建设现代农业。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看到,改变分散而粗放的农业管理模式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需要时间和条件。我们不应该行动太匆忙。许多问题应该在历史的进程中加以研究,那些目前看不到的问题不应该匆忙解决。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6年4月25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259页

我一再强调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应该保持稳定,农民的土地不应该随意流转。如果农民失去他们的土地,不能留在城镇,这将很容易导致大问题。这是历史上深刻的一课。这是一部伟大的历史,一时无法理解。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有足够的历史耐心。我们应该尊重农民的意愿,维护他们的权益。我们应该把选择权交给农民。农民应该选择,而不是取代他们的选择。我们可以示范和引导他们,但我们不应该强行下命令、刮风或全面切断。

《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2016年4月25日),《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259-260页

加快新型农业管理体系建设,促进家庭管理、集体管理、合作管理和企业管理的共同发展,提高农业管理集约化、规模化、组织化、社会化和产业化水平。

《人民日报》(2016年4月25日),《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2018版中央文学协会,第260页

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管理制度,走共同富裕之路。

《人民日报》(2017年12月28日),《在农村改革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397页

农村基本管理制度是农村振兴的制度基础。要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坚持家庭经营的基本地位,坚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完善农村要素市场配置机制,实现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融合。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7年12月28日),《在农村改革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第397页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7年12月28日),《在农村改革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版,第397-398页

明确将土地合同期限再延长30年。从农村改革之初的第一轮土地承包开始,土地承包关系将保持稳定长达75年,这不仅反映了长期不变的政策要求,也与当时实现第二个世纪的目标相吻合。为做好政策和法律宣传,完善配套措施,有关部门应着手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措施,确保本政策的实施。“土地所有权、承包经营权分离”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创新和理论创新。完善承包土地“三权分立”制度。在依法保护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农民承包权的前提下,要平等保护土地经营权,理顺“三权”关系。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7年12月28日),《在农村改革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398页

中国小农生产有几千年的历史,“大农村小农”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小家庭经营是农业的原始制度。面对人均一亩地、每户三亩地的小农生产模式,是中国农业发展的长期现实。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建设现代农业的方向和必由之路。然而,还应该指出,我国不同地区的农业资源禀赋差别很大。许多丘陵和山地地块都是零碎的,“三山蛙跳”和“大人物海报场”也数不胜数。据说“水稻种在浅处,莲花种在浅处”。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在集中和连续的规模上运作。我们还应该看到,小农生产在继承农业文明、稳定农业生产、增加农民就业和收入、促进农村社会和谐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为妥善处理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支持小农生产的关系,农业生产经营规模应坚持“大是大,小是小”的原则,不得一刀切或强行下订单。要注重发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主导作用,培育各种专业化的市场化服务组织,提高小农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改善小农生产设施条件,增强小农抵御风险的能力,支持小农扩大增收空间,将小农生产纳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2017年12月28日),《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398-399页

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农村闲置住房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和使用权“三权分立”,实行宅基地集体所有制,保护宅基地农民的资格和财产权,适度放开宅基地和农民住房使用权。这一政策可以重点发展乡村旅游,适当放开一些,但城市居民不能开门购买农村宅基地,严格按计划实施土地使用控制的原则也不能突破。严禁农村利用农村宅基地修建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等。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7年12月28日),《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399-400页

我一再强调,无论农村改革如何改变,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都不能变得崩溃,耕地不能变得更少,粮食生产能力不能削弱,农民的利益不能受损,这些底线必须坚持,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

《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2017年12月28日)

我国人口多与人口少的矛盾非常突出。每户平均可耕地只有欧盟的四分之一,美国的四分之一。“人均三英亩土地,每户不超过十英亩土地”是我国许多地方农业的真实写照。这种自然资源使我们不可能像欧洲和美国那样进行大规模农业和大规模机械作业。大多数地区需要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联系。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突出发展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两种农业经营主体,赋予两级管理体制新的内涵,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效率。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2018年9月21日)

使用深化改革的法宝。推进人才、土地、资本等要素在城乡之间的双向流动和平等交流,激活农村振兴的内生活力,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管理制度,完善农村土地承包“三权分立”方式,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农业经营,重点发展两型农业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