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香港市民:说话自由被暴徒剥夺 “说错话”就被打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3-11



原标题:香港市民谴责:被暴民“说错”剥夺言论自由被殴打

市民用手机拍摄暴行,但他们被殴打后被殴打,直到照片被删除才离开。(来源:《大公报》)

海外网,10月25日香港的社会动荡持续了四个多月。许多市民看到黑人暴徒肆意破坏后感到愤怒、苦恼和恐惧。许多人甚至不敢上街。一些公民谴责道,“没有言论自由,没有购物自由,甚至没有下班后花钱的自由!”

根据香港25日《大公报》的报道,住在将军澳的陈太太看见暴徒在地铁车厢内打人,从此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鸟”,担心自己说错话随时会被打。她哀叹道:“没有说话、购物甚至下班后花钱的自由!”另一方面,董波的好朋友,一个退休的人,忍不住撕掉了暴徒贴在“脓墙”上的纸条,也就是说,他受到了屁股和电话的骚扰。董波“非常害怕外出”,因为害怕受到伤害。

刘小姐有个女儿,之前在购物时遇到了一个暴徒,那次经历成了她的噩梦。“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他们(暴徒)怀疑我用手机开枪。人群包围了我,抢走了我的手机。我周围的朋友为了保护我被打死了,我的手机也被砸碎了……”暴徒们凭空袭击了我。尽管这一事件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她仍然不敢每个周末带女儿出去玩。“除了上学,她只能呆在家里。这个暴徒没有个性!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会打你。我不怕我女儿会害怕!”

东方ic 资料图

Oriental IC Information Map

对此,香港中文大学精神病学系名誉临床教授李成教授表示,当事人可能患有恐惧症。如果情况严重,如连续七天食欲不振、失眠和头痛,必须寻求专业援助。李成说,病人一般选择逃避,影响程度因人而异。其中一些只是暂时的。如果有一个长期的阴影,一个人必须面对压力的来源,例如试图寻找朋友和陪同各方回到事故现场。

灾后心理咨询协会会长杜永正说,香港目前的社会状况会给一些人造成心理创伤。当事情超出可接受的水平时,他们会释放保护性反应,包括逃跑和反击。从身体上来说,他们会出现瘫痪、跛脚和暂时失去知觉,通常被称为“碎片”。如果困境持续存在,他们必须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面对暴徒的暴力行为,越来越多爱国爱港团体和香港市民开始表达不满,声讨暴徒,支持警方。他们在香港各区发起警察支援活动,高举“保卫家园、支援警察、打击暴力”的口号这些标语高呼“支持警察,严格执法”,表达爱国爱港,支持镇压暴力和混乱。

此外,香港警方于9月在WhatsApp上开通了10条“反暴力热线”,允许市民匿名提供照片、视频、视频等信息,帮助香港警方预防和调查犯罪。香港市民的反应是“热情的”。太多人的使用甚至一度“瘫痪”了新闻热线。由此可见,香港社会的人心是固定的,人心是受主流民意支配的。

Source:Wen Wei Po

the defensing Hong Kong Major League早前在网上发起联合签名,反对黑人暴力,支持《禁止蒙面规例》的实施,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严格执法。截至20日晚上11点,超过25万人签署了一份联合签名。由此可见,在过去4个月,香港市民对暴徒的非法行为极为反感。

大联盟召集人黄英豪表示,参与联合签署的市民强烈要求特区政府加强对警队的支持,充分利用现有的法律手段,支持警队严格执法,打击互联网及其他针对警员及其家属的涉嫌违法行为,以提高警队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