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家长陪读罚站一节课 教育惩戒部分规则引争议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3-10



原标题:家长陪学生去罚一堂课合理吗?11月22日,教育部发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则》),明确了体罚、变相体罚、辱骂等行为。在各种情况下,如殴打和刺伤是被禁止的。同时,《规则》定义了适用于不同情况的措施。

许多专家、校长和老师告诉记者《规则》更实用。然而,记者也发现,《规则》中的一些措施,如“陪家长读书”和“惩罚一个班的学生”也引起了争议和讨论。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律研究所所长姚说,不同的声音是正常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楚赵辉说,这份文件仍然是一份征求意见稿,社会各方仍然需要达成共识。任何意见都可以提出来讨论。

许多政党认为这条规则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教育纪律意味着什么?规则明确,教育纪律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必要手段和法律依据。据悉,该规定(适用范围)是针对普通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和特殊教育学校(以下简称学校)的教师对学生实施教育处罚。

姚说《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禁止体罚和虐待学生,而教育法要求教师对管理和教育学生的不良行为负责。这导致许多时候,许多教师不敢控制,真正负责任的教师惩罚学生,在自己的风险,因为法律和法规没有明确界定之间的正常表现纪律和体罚和虐待。

褚赵辉表示,与过去一段时间各地发布的相关文本相比,新发布的《规则》(征求意见稿)相对完整、立体,可操作性较强。

北京市丰台二中副校长彭洪认为本规定有处罚的目的和原则,也包括不同程度的处罚。“它非常具体且可操作。”

李英,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李泽中学的一名教师,认为这些纪律规定让老师们对他们的工作不那么担心了。坦率地说,教育学生变得越来越难了。大多数时候,老师想控制但不敢,因为他们不知道哪一句话让他们成为“被告”。现在规章制度已经颁布,教师们可以自信地进行教育。

禁止体罚、变相体罚和辱骂。

允许“体罚”和“变相体罚”吗?这是父母共同关心的问题。

在这方面,规则已经明确。在教育教学管理和实施教育处罚的过程中,教师不得使用殴打、刺伤等方法直接造成身体疼痛。也不应该有间接伤害身体和精神的变相体罚,如站起来,反复抄写,强迫不舒服的动作或姿势超出正常范围。

此外,《规则》还规定了教育处罚中的其他4种禁止情况。包括带有歧视的辱骂或贬损行为以及侵犯学生个人尊严的侮辱;因个别或少数学生违反纪律而惩罚所有学生;由于个人情绪或好恶,任意或有选择的处罚;其他侵犯学生基本权利或者侮辱学生人格尊严的行为。

"事实上,这份文件是精心起草的。"姚表示,在制定细则时,要有可操作性,明确什么是处罚,什么地方有别于体罚,应该遵循什么原则。它还应列出具体的惩罚方法,并具体说明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以便教师能够对其实施有信心。“这样,许多学生的问题可以在学校解决,而不是把学生推向社会。“规则指出,实施教育惩罚,应根据学生的性别、年龄、个性、身心特征、认知水平、一贯表现、过错性质、悔过态度等选择适当的惩罚措施。达到t

彭洪表示,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可能受到处罚的家长和学校在学生错误的严重程度上会有所不同,这很容易导致冲突。

褚赵辉说刑罚的定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目前,不同学校的情况大不相同。有一些现象是学生纪律不够或不够规范,也有一些现象是学生纪律过度,如教师对学生的体罚。在这种情况下,新出版的文本相对适合当前的环境和条件,促进学校教育教学更加有序。“过去,很多家长对学校的纪律有很高的容忍度,”姚说。现在,由于各种因素,父母的容忍度确实下降了。有些争议是很正常的。如何把握具体的惩罚界限,应该真正倾听老师和家长的声音。有些人可能认为细则中的一些措施需要改进,这表明存在一定的思想冲突,因此需要调整。

[热门词汇讨论]

1,家长陪同阅读

楚赵辉:家长陪同阅读的要求应该限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诚然,家长对学生的问题负有责任,但陪伴学生的效果值得探究。

姚:陪同学生的一些要求实际上是为了加强家校合作,对有越轨行为的学生进行管教。因为我们不能把教育的责任完全转移到学校和老师身上,每个问题孩子的背后都有父母。因此,这里有一些设计,希望家长能与学校多合作,履行他们的监护职责。如果父母完全拒绝他们,也是一种失职。

李英:确实很少有孩子。缺乏家庭教育,很难管教他们。课堂纪律差,严重影响其他学生。伴随阅读不是对父母和孩子的惩罚,而是让父母真正了解孩子真实的课堂表现,同时,也让孩子意识到他的行为会给无辜的父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从而增强他的责任感。

父母应该意识到孩子不仅仅来自学校。目前,许多家长更注重自己的学业成绩,但只重视各种班级,对思想教育重视不够。然而,大多数教师惩罚学生不是因为他们的成绩,而是因为他们的不良态度,这正是家庭教育应该加强。

2,一个班发站

李英:一个班发站通常是一个很粗心的学生,反复提醒后还是失败。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一个班级应该是负担得起的。如果一个班级能发挥教育作用,父母应该支持它。

彭洪:学校在行使纪律处分权时,必须考虑到孩子的生理和心理状况,把握好程度,以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为目标。

3,内部公共服务

楚赵辉:公共劳动本身就是一件光荣的事情。用公共服务和内部服务惩罚学生是过去的“劳动教养”理念,这与“劳动光荣”是背道而驰的。

4,给学校和教师留有空间

褚赵辉:这一规则不仅把“纪律”视为一种具体的行为,而且把它视为一个三维系统,在一定范围内包含教师的选择空间,并界定不同程度的纪律。学校也有一定的空间来制定规则,这可以促进纪律的相对合理性。

彭洪:细则还对校规的颁布、过程和实施提供了指导性意见,可以促进学校工作更加细致、全面,努力减少家校矛盾。

5,“教师尊严”的概念应该被抛弃吗?

褚赵辉:《细则》中提到的“恢复教师尊严”是不恰当的。“教师尊严”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具有特定内涵的概念,它是建立在过去“三纲五常”等不平等社会秩序的基础上的。这个概念应该被放弃。现代社会的每个人都应该有尊严,互相尊重。

北京新闻记者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