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国企高管甘心为行贿人“打工” 断送前程又被判刑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3-08



原名称:愿为行贿者“工作”的国有企业高管,被判处“愿为行贿者“工作”的国有企业高管

张杰,原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近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公开审理了原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杰受贿案。法院以一审受贿为由,判处张杰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00万元。依法追缴赃款赃物1900多万元,收缴上缴国库。

张杰,28岁,是当时最年轻的纺织工业部副部长。34岁时,他成为了一名副局级干部。40岁时,他成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最高领导人”。他在58岁生日那天受审。一个曾经享有无限声誉的国有企业高管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自我迷失的深渊的?从张杰的生活轨迹中,可以发现他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从全心全意为组织工作到心甘情愿地为行贿者“工作”。从他利用中央企业的资源为自己编织利益网的第一天起,他就注定了法网的终结。

记者注意到,在当天的庭审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安凤德为审判长,北京市第三检察院检察长王伟作为公诉人出席庭审,依法履行职责。这也是王伟自今年3月底担任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长以来,第三次以主诉人的身份直接办理此案。

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长王伟(右一)带领公诉组出庭支持公诉

吃里爬外,用中央企业的钱补充老板的办公室

1995年,34岁的张杰成为方化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当时,房地产开发商李某正在开发一个房地产项目。由于缺乏资金,他找到了张杰并寻求帮助。张杰同意下来。最终,房地产开发公司帮助李完成了该项目中两栋住宅楼的建设。

2001年,张杰成为中国纺织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纺织机械公司”)的总经理。李某再次向张杰提出,希望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能够以他的名义购买酒店项目,以解决因银行贷款到期而被起诉的危机。最后,中国纺织机械公司以2.52亿元收购了酒店项目。

2002年,李某第三次找到张杰,为他的开发建设项目寻求资金支持。经张杰主持的经理办公会议讨论通过,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投资4000多万元参与项目建设。

李某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面是张杰反复的“给予他想要的一切”,另一面是他对张杰的“仁慈”。2003年,应张杰的要求,李某在上海为他买了一套价值250万元的房子。张杰自从被调到上海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他被调回北京后,他的亲戚又搬进来了。

付费平台,老板代言中央企业品牌

2014年,张杰成为中国恒天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为了增强公司的商业影响力,周向张杰提出了与中国恒天集团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的想法。在张杰的授意下,恒田房地产公司和周的公司成立了恒田房地产(四川)有限公司。次年,周以该公司的名义提交了四川旧城改造项目的投标。为此,张杰还专程来到四川泸州,与当地政府进行沟通,以示恒田集团对该项目的大力支持。最终,以恒田地产的央企为背景,周中标。

此后,为了进一步发挥中央企业品牌的作用,周再次

2005年6月,时任中国纺织机械公司总经理张杰主持召开中国纺织机械公司党政联席会议,研究决定中国纺织机械公司酒店的转让事宜。在张杰的帮助下,任旗下的一家公司以2.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该酒店的房地产项目。2009年,在持有该项目4年后,任向张杰提出出售该项目,并让张杰帮他找到买家。张杰没有放弃帮助任正非以5.39亿元(不包括运营成本)的价格将酒店出售给一家国有企业的承诺,任正非转手获利逾1亿元。

事实上,早在2000年,张杰就帮助过宏达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任何一家项目公司,该公司被批准入股其董事长。同样,当张杰想退出任何股份时,他让公司溢价购买任何股份,任何一方都获利1000万元。

巧合的是,2011年张杰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帮助任入股恒田文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六年后,任提出退股的想法,张杰利用其国有企业领导的影响力,帮助任将股份溢价出售给他人。

张杰在他的国有企业项目中做了任所有的买卖。在他的帮助下,中央企业成了任的后院。在张杰的帮助下,他们来去自如。“三进三出”,张洁与任的关系从“交集”到“交流”,从“交流”到“交易”,从“八小时以内”到“八小时以外”。张杰先后收到任赠予的房产及款项共计1021万元。正如张杰自己所说:“自从我和任何一个人合作以来,我们已经形成了默契。每次我帮助任何一个人做一个项目或赚一笔钱,任何一个人都会以不同的形式给我带来一些好处。”

柯南梦想着,国家法律的利剑被拔出,强大而有力的硝烟终究烟消云散。

2018年8月7日,国家监管委指定北京市监管委负责张杰案。2019年4月8日,北京市监察委员会以涉嫌受贿罪将张杰移送北京市检察院审查起诉。4月10日,北京市检察院将案件移交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受理此案后,总检察长王伟牵头组建了检察官办案小组进行办案。

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坚持教育的一贯转变。在审讯过程中,发现张杰虽然说他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他一再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找借口,将实施犯罪行为归咎于对法律规定的理解不足、环境影响,甚至诬陷他人,导致供认不全,悔悟甚深。此外,张杰的犯罪行为大多是在事后以“借人之名”和“攻守同盟”的形式进行的。检察机关主动进行监督,巩固了他在侦查阶段认罪悔罪的态度,做好了思想教育转化工作。

王伟充分听取了张杰的陈述和申辩,并从思想态度、道德和纪律方面对张杰进行了解释和教育。情感和理智的分析促使张杰认罪,并主动分析了他的思想根源:“我说的话不懂刑法,实际上我的党性修养还不够,我很幸运,包括没有把它放在我的名下。我觉得这个组织不会知道,但它在欺骗我自己和其他人,隐藏我的耳朵和窃取铃声。直到组织给了我一个分析,我才深刻地意识到我的问题。我衷心感谢组织并让我清醒,否则我仍会执迷不悟

在办案过程中,办案团队还积极开展了追回赃物和损失的工作,共计600万元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庭审中,王伟宣读起诉书,依法对被告人进行讯问,并出具公诉意见书,澄清张杰行为的严重违法性,指出其法律依据

在试点阶段,中央纪委国家纪委、国务院纪委国家监察局、北京市委第十六次巡视组、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国有企业的党员干部参加了试点。"前车盖,后车指挥."出席听证会的国有企业工作人员表示,检察总长出庭支持公诉,严格掌握证据,准确适用法律,不仅有效打击了犯罪,还专门给观众上了一堂反腐警示教育课。这是“一物一教”的普法实践,体现了检察机关代表国家检举犯罪的良好形象。

槌的声音落下,梦醒了。你几年来去了哪里?正如古人所说:“晨钟和晚钟唤醒了许多名利双收的客人。”张杰终于含泪忏悔了。正如他的最后一句话所说,“在不知道离别的痛苦的情况下在一起是最难看到的时刻。这座城市有高墙和隔音书籍,但只有眼泪才能传递思念。”

来源: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