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长白山原生态“五绝”艺术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2-29



长白山原生态“五大奇观”艺术

长白山五大奇观之神韵雪国

长白山原生态“五大奇观”艺术

◎文

[编者按]长白山脉“绵延数千里”,是东北亚最高峰,壮丽的天池被誉为“云上天堂”,是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的发源地。因此,长白山一直被视为中国东北的地理坐标。它最初是在《山海经》年被记录为“步仙山”。从南北朝到隋唐,有不同的名称,如大凌山、土台山和太白山。直到辽金时期,它才最终被命名为长白山。从历史上看,从肃慎、戊己、漠河早期到清朝满洲里,古代东北民族都把长白山尊为“圣山”。

长白山不仅以其自然风光而闻名,还以其深厚而古老的原始文化而闻名。其中,被学者王松林定义为长白山“五大奇观”的五种艺术形式是最典型的代表,在“东北亚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我们研究长白山原生态“五绝”艺术,打造“五绝”文化品牌,更好地升华长白山文化理念,讲述长白山美好故事,打造长白山最美乡愁,发展长白山经济建设。

长白山原生态“五大奇观”艺术内涵“文化”是人类征服自然、社会和自身的活动、过程和成就的总和。它存在于整个人类的生活中,文化先于文明社会产生。“文明”是人类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指文化成果的本质。文化是文明的基础。文明是文化的物质和精神表现。然而,并非所有的文化都能结出文明的果实。任何文明都有其文化背景和基础。因此,文化可以决定文明的命运,而文明的程度可以影响文化的变化。

原始人类社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时期。长白山原生态“五绝”艺术是原始社会人类思维和精神领域创造性活动的结晶。研究长白山五大独特艺术,不仅有助于我们回答艺术的发生、原始思维的发展、原始艺术的特点和规律等问题,也有助于我们了解人类发展史和长白山文明的起源。例如,原始森林图片符号是原始人创造的艺术,原始人一起欣赏。当原始人的整个意识形态没有被分割成各个部分,而是一个统一的时代时,原始符号艺术对原始人生活的影响就具有了重大意义。另一个例子是原始岩画和原始宗教紧密结合,甚至成为原始宗教和原始巫术的外化形式。在研究原始艺术时,很难脱离原始意识形态的统一,得出正确的认识和结论。

作者提出的长白山原始五绝艺术(包括“满族脸谱艺术”、“森林象征艺术”、“原始图腾艺术”、“女神谈心艺术”和“马湖古戏艺术”)是一个综合艺术范畴,包括音乐、舞蹈、造型、美术、口头传统等元素。原始艺术作为外部客观世界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直接受到原始人思维的影响,但原始艺术也受到其他外部条件(如地理环境、生态环境等自然条件)的影响,不可忽视。

总之,长白山原生态“五大奇观”艺术是代表长白山祖先新石器时代最先进的工艺和思维反映:游牧、捕鱼、狩猎、采集和农耕文明。它体现在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英雄崇拜中。它对敌意的信仰是核心价值。

1。说女神艺术

创作宋鸿蒙李颖

展示人类童年记忆的百科全书。

红山达木S

着名的满族文化传承人傅玉光和傅回忆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在《天宫大战》(又名鬼神之战)的爱辉和宁安地区听到许多老萨满在讲不同的故事.《神魔大战》的内容显示了萨满女神创造的神圣痕迹。“神龛”故事最早出现在满语部,说明萨满神女的创造神话是所有满语故事的源头。满族的女神神话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不仅有创造地球、创造人类和万物的萨满女神的创世神话,还有创造新的婚姻制度、保护人民健康和长寿的萨满女神的婚姻神话,创造生命、养育人类和繁衍后代的生育神话,以及创造遗产、延续种族和造福子孙后代的种族起源神话。其中,创世女神是故事的核心,许多人物和传说都源于此。满语系具有鲜明的萨满神女神话特征。民间说书人王海红流传的《神魔大战》(在兴凯湖地区流传的版本)进一步证明,在古代流传的满族小说中,满族祖先集体创造的《神魔大战》是满族祖先所有萨满神女神话的原型,也是满族创造神话的开端。它不仅是满族先民宗教信仰的根源,也是满族先民神话思维的源泉。《神魔大战》中的人物对后世的萨满神话和传说有很大的影响。阿布尔卡,《满族说部丛书》中的至高神,不仅是着名的萨满女神,也是至高神。在不同的满族神话传说中,阿拔河在不同的历史文化时期演变成满族祖先的祖先母亲或女性首领。阿布卡成为了萨满女神的母亲。

事物从一个星球变到另一个星球,岁月流逝。曾经生活在白山和黑水热土上的祖先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民间故事、神话和传说。尤其是长白山满族萨满神女传说系列流传广泛,广为人知,经久不衰。目前,《中国满族面具艺术》已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出版了54册,这是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文化史上的一项重要成就。至少有300位女神出现或被提及,她们被誉为文化人类学的百科全书。这是长白山地区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

满族福多尔母亲女神李保书王松林\绘画(因怕此图不符合此平台规定而省略)

满族牡丹花神李保书王松林\绘画

2。满族面具艺术

古代珍宝和奇迹

东方壁画镌刻在人的脸上

内蒙古赤峰岩画赫利俄斯

原始萨满面具石雕

满族面具是长白山地区古代人类创造和传承下来的最灿烂的原始艺术瑰宝,也是至今传承下来的灿烂文化遗产。长白山地区的满族面具,作为一种纯粹的精神武器,随着原始先民的恐惧和自卑逐渐消失,逐渐演变成一种娱神娱人的工具。满族面具逐渐从庄严肃穆的萨满祭祀转变为戏剧和娱乐。满族面具主要反映女神,其形成时间约为原始母系社会的繁荣时期。中国北方是世界上萨满面具的发源地之一。它因其独特的地域特征、分类和文化价值而被称为萨满教的“活化石”。早期满族萨满面具主要由玉石、骨雕、草枇杷、动物皮革、龟甲、贝壳和葫芦制成。在现代,朝鲜纸和桦树皮被大量使用,人、鸟、动物和怪物的图像被雕刻成各种各样的形式,或者亲切或者凶猛。每个面具背后至少有一个神话和传说故事,其内容包含了很多文化内涵,反映了早期原始先民的生存状态和文化心理。

自石器时代以来,牧师们就在各种庆祝或巫术场合使用面具。特别是在满族文化的发展过程中,面具被广泛应用于人们的狩猎、祈祷和祭祀活动中

满族面具:1的五大功能是敬神。为了尊重神,一个人不能直视作为人的神,遮住自己的脸,也遮住自己的心。第二是害怕上帝,害怕上帝看到自己的真面目,激起上帝的愤怒,惩罚自己,不让上帝认出来。第三是引诱神,戴上各种面具,这样神可能会被误认为是神族。他们可以直接说话,引导和恐吓神灵。第四是娱乐神灵,以面具的形式展示各种超人的技能。它既有趣又有趣,让众神快乐,造福世界!第五是领导上帝,拟人化自己,戴上上帝的面具,以祈求上帝的祝福,或得到上帝的力量、智慧和附体,达到战胜一切的目的!因此,丰富多彩的满族面具艺术被誉为“雕刻在人脸上的东方壁画”!

选自王松林《中国满族面具艺术》

选自王松林《字源》

3,森林符号art

文明代码,天地神书

隐藏在原始森林中的古代笔记。

王松林考察内蒙古赤峰白岔河岩画

王松林考察大兴安岭松岭岩画

长白山森林符号是古代萨满用来与神交谈和交流的语言记忆,广泛应用于萨满居住的北方林区和北方民族之间。因此,森林符号,也称为森林象形图,源于并回归自然,充满原始和原始味道的原始感觉。古老的艺术魅力已成为森林符号艺术的显着特征之一。“森林符号艺术包括古老的岩石雕刻、彩陶、骨雕、树皮、兽皮绘画和木材切割痕迹,构成了独特的原生态艺术体系。早期的森林符号被应用于一切事物的表面,无论是萨满崇拜的对象,还是描绘在岩石和树干上的标记,都具有改变某种宗教的意义和能力。符号表达了这些奇异的形象、动物、植物等的寓意。他们是古代长白山的祖先和神灵,是原始自然精神的化身和体现。

长白山森林象征倡导敌视和敬畏自然的精神。它创造了许多森林民族的传奇故事,讲述了“森林部落”的历史、英雄和图腾演绎过程。这个故事涵盖了广泛的主题,包括出生、狩猎、聚会、爱情、婚姻、战争和死亡。它有许多功能,如象形文字,指示,知道,警告,祈祷,通灵,诅咒等。它代表了消除灾难、消除邪恶和为纳吉布祈祷的意图。

在大兴安岭地区发现了2000多幅4000年前画在岩石上的幸运岩画;松花江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动物骨骼上发现了数百个符号。近年来,笔者发现并收集了大量的石刻图像符号,可以称之为“流动的岩画”。

森林符号是指长白山民族与祖先通过艺术梦进行的精神交流和神灵崇拜,被称为“原始象形文字”。在梦的世界里,人们似乎看到了天地万物和民族起源的真实场景。用神的象征性语言传达神和人的信息和美好愿望。

几千年来,长白山的森林象征艺术有其独特的地域和文化特征。它不仅是当今世界上最古老的,而且充满了时代气息。它是一门真实的生活艺术,并在不断发展和继承。它在长白山文化艺术领域占有特殊的地位。它不仅是一门传统艺术,也是一门当代艺术,其历史和美学价值极其深远:一是它复活了濒临灭绝的长白山原始萨满艺术,为东北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增添了宝贵财富;第二,它填补了长白山文化的历史空白。在长白山文化的悠久历史中,从未有过像森林符号这样具有顽强生命力和感召力的文字符号。森林符号艺术的再现是长白山五大独特艺术的重要节点。三是长白山多民族符号表达形式的创造。这片神奇的土地包含了33,354本独特文化和艺术的圣书

王松林写有森林符号的众神之书

四。原始图腾艺术

法祖,血浓于水的集体颂

凝聚祖先的生命智慧!

辽宁博物馆凤凰鸟玉雕

萨满图腾柱(三角龙湾景区)

图腾崇拜是一种原始宗教形式,与氏族社会的祖先是一致的。它认为人与图腾有血缘关系,或者认为一个群体或个人与图腾有着神秘的关系。主要目的是区分不同的群体。从图腾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神话、历史记忆、传承习俗等。例如,当某个族群认为蛇与血液有关时,蛇就成了图腾崇拜的对象,蛇的形象就成了这个族群的象征。图腾崇拜的过程中形成了各种图腾禁忌,主要是禁止同一图腾之间的通婚,这对维系婚外婚姻制度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他禁忌,如不杀氏族的图腾动物,不吃图腾动物的肉,不采摘图腾植物等。世界上有些国家有自己的图腾时代。

对人类繁衍的追求导致了氏族社会对生育女神的崇拜。另一方面,图腾崇拜包含了更丰富的含义。首先,史前人类对自己的来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第二,人类为了实现种族繁荣的目标,寻求某种超人力量的保护。第三是祈求人类生殖能力的提高,所以从祈求生殖的角度来看,图腾崇拜也是一种生殖崇拜。然而,由于天地万物繁衍概念的发展,人们相信人类与动物和植物有血缘关系。因此,他们把自己的部落和某些动物或植物联系在一起,相信这个部落会和他们所依附的动物一样多,一样强壮,和他们所依附的植物一样多,一样茂盛。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所依附的动物和植物是精神上的,具有非凡的力量,他们也希望被依附的物体所保护。知道了女性生殖的原因,依附的方法通常如下:人们认为氏族起源于祖先依附的动植物的结合,成为氏族的祖先,即氏族的图腾。从这个意义上说,图腾崇拜也是一种祖先崇拜。一般来说,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图腾。一旦某一种动物或植物被视为图腾,它就脱离了原来的本性,成为神秘力量的象征,就像红山文化中的玉龙、蝉和鸟一样。

红山女神,以牛鹤梁女神为代表,是生命创造和再生的神圣功能的“体现”。她有创造生命和万物的神奇功能。她是东北原始先民心目中的生育神、生殖神和保护神。她是万能的上帝,能保佑原始人实现各种愿望。与女神像同时出土的动物,如猪、熊、猫头鹰(俗称猫头鹰)和鹰,都是女神变形的象征。它们共同构成了女神符号系统,并被祖先赋予了独特的文化内涵:熊,由于它们每年冬眠和春天醒来的自然习性,使祖先把熊视为地球母亲自然节奏的象征和死亡与再生的女神。鹰是萨满女神的化身和象征。鹰是萨满祭坛上最非凡、最高贵的神。鹰妈妈是萨满祭坛上着名的女神,因此受到萨满的崇拜。鹰是自然界中寿命最长的鸟类之一。它的拔毛、再生和寿命的延长使它的祖先把它视为女神从死亡中获得神奇力量的象征,因此鹰成为女神的原型动物。世界各地的岩画中都有大量的蛙坑符号和星座,这也是象征人类繁衍的巫术仪式。

由此可见,人类对女神的崇拜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现象,一些源于这种崇拜的祭祀仪式和信仰自然成为原始宗教的一部分。在红山文化祭祀场所发现的生殖女神的裸体雕像向我们展示了原始先民生殖崇拜的历史事实

图腾崇拜是英雄崇拜的象征。引导人类走向勇气、正义与和谐的积极能量。它还教育人类热爱自然,敬畏生命,和谐相处。团结、向上运动和大爱是图腾文化的普遍认知功能。

长白山萨满博物馆骨雕图腾柱

v,马湖古戏艺术

千年一戏,经典传承

精彩演绎戏剧活化石!

马虎面具地图和葫芦面具

廖进麻杏舞(青铜浮雕)

Play 《尚书舜典》理解“戏”(取自“虎、豆、葛”):在祭祀或宴会上,有些人戴着老虎面具,举行葛舞。由此可见,马湖剧的源头。向石头扔石头,扔石头,和所有的动物跳舞;敲打乐器秦时和带着动物面具跳舞的场景。马戏的起源也是从古代祭祀神的仪式开始的。根据部落的需要,人们用唱歌和跳舞来娱乐神灵,消除灾难,祈求丰收。汉代戏剧《东海黄公》包括戴着白虎面具的演员。唐代戏曲种类繁多,其中《《兰陵王》》是代表性作品。“渤海乐”、“隋唐漠河舞”、“晋代马克辛舞”、“清代蟒蛇舞”、“杨烈舞”等。

马湖古戏,满语“马湖竹池文”,是满族民间以敬神、驱魔歌舞为主要表现形式的传统戏剧。剧中的神都是戴着各种神、动物和植物的“面具”,即满语中的“马虎”和汉语中的“面具”。古代马湖戏的情节主要是一个关于遇见神、娱乐神和奖励神以消除灾难、辟邪和为人类祈祷好运的具体故事。它具有古代萨满舞蹈的独特色彩。这种失传已久的满族民间艺术表演形式被称为“戏剧活化石”,保留了古代文化的基因。“麻狐”古剧最大的特点是剧中的大部分人物都戴着面具,载歌载舞,表演生动活泼。其中,祭祀神灵和驱邪的歌舞是古人追求美好生活的集中反映。人们用歌舞来取悦上帝,表达他们对自然的敬畏,祈求上帝给予更多的保护,以满足人类社会对繁衍后代、人类和动物安全、好天气和家庭幸福的虔诚愿望。

马湖古戏在东北满族聚居地广泛流传,经常在庙会、祭祖、年节和节日庆典上表演,具有很强的娱乐功能。马湖剧团可以在室内、庭院、街道和舞台上表演。表演时间可以长也可以短。一些剧团穿插着各种杂耍表演,如捕鱼、打碎磨盘、穿过火坑和爬梯子。这些美丽的戏剧元素经常让观众感到惊讶。作为一部深受大众喜爱的民间戏剧,它融合了萨满神力、魔术技巧、魔术脸谱、魔术歌舞等多种表现形式。因此,视觉效果和表现形式都有令人愉悦的心理印象和令人着迷的视听效果。

辽金脸谱(亚麻布画)

歌谣:“先建庙,后唱戏,银行当铺遍地开;请镖局插上黄旗,把大元宝拉回来。”由此可见,建祠唱戏已成为东北商人早年开拓财源的重要手段,表演艺术产业的繁荣也可见一斑。

马胡戏是纳吉在萨满文化中会见神、娱乐神、为人类祈祷的一种特殊行为。在理解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共同链条中,它的“神赏活动”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人类行为,这种行为逐渐演变,并使这种行为成为娱乐人的戏剧。

马湖戏是满族传统戏剧的古老名称。它的主题是建立祭坛来供奉祭品,供奉神灵,履行誓言,驱魔。它集礼仪和戏曲表演、神的娱乐活动和人的娱乐活动于一体。它主要分布在东北满族聚居区,具有浓厚的萨满文化色彩。这是一种受大众欢迎的民间戏剧。可以说,留存在满族民间的马戏,是东北的又一文化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