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不给《寄生虫》机会,奥斯卡将走向末路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2-28



假设《寄生虫》穿越时空,提前五年到达奥斯卡舞台,同样的质量,最好的电影可能很难获得。

2016年初,奥斯卡再次受到外界的批评。由于连续两年没有黑人演员获得四大表演奖提名,包括威尔史密斯和斯派克李等主要名人宣布不出席颁奖典礼,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一波“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甚至有人在举行奥斯卡的杜比剧院附近示威。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以下简称“学院”)被贴上了种族歧视的标签。

不仅仅是黑人不满意。颁奖仪式后,因为主持人克里斯洛克被怀疑在演讲中向亚洲儿童透露了严重的种族歧视,李安和其他亚洲电影人就此事向奥斯卡提交了抗议信。他们对奥斯卡把亚洲人的刻板印象当成笑柄感到震惊和失望,并质疑奥斯卡没有接受对“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批评。

注意,上面提到的“又一次”遭到了外界的批评。奥斯卡备受争议是很常见的。在2011年的第83届,《国王的演讲》击败《社交网络》获得最佳影片,该学院因过于保守和缺乏创新精神而受到批评。

除了主持人不恰当的个人行为外,获奖电影风格单调刻板,提名的白人演员占大多数,这与奥斯卡评审团密切相关。

所有大学成员都是奥斯卡评委。他们投票决定奖项。在2015年之前,大学成员的数量一般在6000人左右。例如,在2008年第80届会议上,有5,829名法官。

这似乎比戛纳和其他电影节上由大约10人组成的小型专业评审团更“公平”,至少避免了个人品味的影响。但事实上,之前的6000名评委中的大多数是“一类人”,他们有着相似的审美价值。

2012年第84届奥斯卡颁奖时,《洛杉矶时报》对大学成员的构成做了数据分析。结果显示,会员平均年龄为62岁,86%在50岁以上,94%为白人,77%为男性。

伦纳德奥德曼曾嘲笑金球奖评审团为“90个无能的人”,而奥斯卡评审团则被嘲笑为“老白人”。

有了这样一个陪审团,难怪超级英雄电影总是很难引人注目。只有少数四个黑人电影冠军和一个黑人电影冠军。奖项的选择正在脱离世界电影潮流。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陪审团,《寄生虫》真的能和那些为评委们设计的“奥运电影”平起平坐吗?

形势当然不容乐观。

奥斯卡给了韩国人一个机会,而不是创造历史。

《寄生虫》赢得最佳影片的主要因素可分为五类。

首先是一个人自身的素质,这是奥斯卡的关键。每个站的高分就是一个证明。

第二个是主题选择。贫富差距的问题在世界上是普遍的。

第三个是戛纳金棕榈酒店的增加,它通过爬上一层楼梯来产生美国出版商霓虹的公关效果。

第四个是冯俊浩在好莱坞的学习成就,他与好莱坞电影人的合作让他对西方电影技术有了更多的了解,并合理地使用它们。因此,他的《寄生虫》比《燃烧》吸引了更多的观众,赢得了《燃烧》无法触及的奖项。

有了以上四点,只能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像当年的赤壁战争一样,没有东风的帮助,战争的结果可能会大不相同。

第五,奥斯卡的改革趋势和近年来陪审团的大规模扩大有助于《寄生虫》度过这场沙尘暴。

在2016年初陷入“OscarsSoWhite”风暴后,该学院迅速回复了该查询,增加了被邀请的学院成员人数。

2016年增加了683名新成员,是2015年322名成员的两倍多。41%的新成员是有色人种。

这很可能会直接影响2017年奥斯卡的决赛。黑色电影《月光男孩》利用了“东风”,最终以微弱优势击败了热门影片《爱乐之城》。

虽然《月光男孩》的胜利引来了新一轮“政治正确性过度”的批评,但学院的扩建计划并没有受到影响。

2017年有774人被邀请,928人被邀请成为会员

此时,学院的招生制度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2015年之前,奥斯卡邀请新成员主要是为了填补退休或已故人员的空缺职位,因此法官人数保持在6000人左右。

现在邀请新成员的目的显然是为了迎合平等和多元化的趋势,甚至学院也可能已经打算让奥斯卡从美国“走出去”。

任何改革都是有风险的。该学院一直在控制其成员的数量。重要的目的是保持奖项的专业性和可信度。的确,大多数奥斯卡电影质量都很好。直到近年来法官人数大幅增加,才出现了对裁决权威的质疑和争议。

2019年,纯商业电影《《黑豹》》获得了7项提名和3个金像奖,这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事实上,在那个时候,陪审团已经有了更多的投票给新成员。他们不是保守的“学者”,迪斯尼强大的公共关系使得《黑豹》赢得了更多的选票。

《月光男孩》的争议并没有阻止学院继续改革,《黑豹》的争议算不了什么。

2019年,学院邀请了842名新成员,使奥斯卡评委总数超过1万人。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争议。23岁的汤姆霍兰德尔是新成员之一。有些人认为他太年轻,不能当法官。

事实上,仍然有比他年轻的女演员。2018年,14岁的女演员奎文赞妮瓦利斯也被邀请。

此外,音乐班的歌手阿黛尔也被邀请参加。这位歌手的电影观肯定不如电影从业者的专业。

的确,法官人数的急剧增加将会给奥斯卡带来权威下降的风险。

但对奥斯卡来说,站着不动更危险。

进入网络时代,人们收到了更多的信息,奥斯卡不再是人们关心的问题。最直接的影响之一是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收视率一落千丈,创下历史新低。

如果奖项仍然颁给公众每年不太关注的电影,而只颁给符合6000名“老白人”口味的电影,那么奥斯卡的影响力将逐年下降,很可能只有美国人会关注它并走到最后。

Bong Joon-ho在颁奖季之前直言不讳地说,奥斯卡一直都是本土化的,没有得到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奥斯卡本质上是一个“美国电影奖”。是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影响是全球性的,比戛纳等国际电影节的受欢迎程度更大,后者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世界杯。

奥斯卡影响力的丧失是美国电影业的一大损失。考虑到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奖项是由美国人获得的,美国电影自然是世界不可或缺的。

像我们这样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对香港电影业的实力有影响并从中受益。然而,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奥斯卡金像奖并没有做出有效的改革措施,仍然坚持香港电影。最后,他们只能和香港电影一起生与死。

如果有一天好莱坞失败了,美国人仍然会得到奥斯卡。他们仍然可以在世界电影中占有一席之地。

因此,美国人有必要继续保持奥斯卡的影响力。奥斯卡学院不希望奥斯卡来之不易的声望被摧毁。它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与世界接轨。

新措施的效果立竿见影。

2019年,非英语电影《罗马》与许多美国本土电影处于同等地位。

2020年,除了《寄生虫》和《痛苦与荣耀》,他们还提名了最佳国际电影奖和最佳男主角大奖。此外,北马其顿电影《蜂蜜之地》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国际电影的提名。

2019年将增加大量“国际评委”,国际电影将有更大的机会获奖。

然后,《寄生虫》有了比《罗马》更大的东风,赢得了第一部奥斯卡最佳非英语电影。

我不禁赞叹奥斯卡的确是一个可以“从错误中学习并改变错误”的奖项。也许是因为学院愿意听取意见并做出改变,这个奖项才能够保持近一个世纪的强大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