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与非典时期相比 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提高约1.6倍

文章作者:来源:www.shouzz.cn时间:2020-02-28



原标题:与非典相比,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提高了约1.6倍

资料来源:CICC

外币兑换眼应用新闻:“当前的经济环境与2003年非典时期实际上大不相同。”

新的皇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2003年的非典会重演吗?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角度来看,疫情将如何影响中国乃至世界贸易?

2月12日,应天线学院《中国经营报》邀请,国际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鲁玉娥在“企业抗疫”抗疫节目现场直播第七课《新冠疫情对我国产业链的新挑战及对策建议》中表示,随着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参与度和地位的提高,疫情将影响更多的经济目的,中国各界已经并仍需采取更多措施和信心来积极应对不确定性。

疫情环境与非典大不相同

自从新的冠状肺炎疫情出现后,舆论普遍将其与2003年的非典疫情相比较。鲁玉娥认为,就流行病发展和经济影响而言,这一流行病与非典时期大不相同。

首先,回顾疫情数据,鲁玉娥和他的团队发现,目前总体而言,整个疫情得到了进一步有效控制。与以往的重大国际和国内突发疫情相比,受新的冠状肺炎疫情影响的死亡率和国家数量较少。但是,与“非典”疫情相比,“新日冕传染病的死亡率在较短的时间内增长较快”,因此必须高度重视新日冕传染病的负面影响和影响。

从经济总量、外贸总量、服务业和中小企业发展来看,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与2003年不一样。

数据一目了然。鲁玉娥表示,与2003年相比,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一倍,进出口总额增长了3倍多,出口总额增长了近4倍。

与此同时,鲁玉娥和他的研究团队也注意到,服务业在整个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比2003年增加了约30%,中小企业数量增加了1倍多,利用外资也增加了近1.5倍,中国新成立的外资企业也增加了约50%。

特别是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角度来看,吕岳和他的团队计算出,与2003年非典时期相比,中国基于附加值的贸易创造增加了约6倍,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也增加了约1.6倍。

所谓的“全球价值链分工”是指“产品的整个生产过程将不再停留在一个国家或一个企业,而是将分成许多国家和许多企业,”鲁玉娥简要介绍道。因此,她认为,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分工和地位都得到了显着提高,“而这场新流行的肺炎疫情的影响应该从价值链的角度重新审视。”

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角度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更加微妙。

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角度来看,鲁玉娥认为,疫情的经济影响主要体现在服务业、中小企业和重点疫区,并将影响传递到制造业和产业链。

首先,服务业是主要受新发肺炎影响的行业。鲁玉娥表示,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2003年的39%上升至53.9%。与此同时,服务业对制造业的贡献,包括金融、信息、物流和产品设计,也是不可估量的,“服务型制造业”一直是新闻热点之一。基于价值链的视角,鲁玉娥的团队计算发现,与2003年相比,中国制造业的服务水平提高了20%。在制造业过程中,服务业的贡献超过了50%。

因此,鲁玉娥估计这种流行病对服务业的影响,如运输,将不可避免地传播到制造业。与此同时,流行病

第三,鲁玉娥指出,光电子信息、汽车零部件和生物医药是武汉的三大支柱产业。鲁玉娥特别提到,汽车零部件是武汉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现在全球80%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和制造都与中国制造业相关”。湖北汽车零部件产量已经占全国的13%,有家企业从事汽车零部件生产。

因此,吕岳认为,武汉受到疫情影响,“尤其是汽车工业,这将完全影响到国内其他汽车的生产,甚至整个汽车工业在世界上的正常运转”。鲁玉娥提到,根据新闻报道,汽车零部件公司博世、现代、起亚和广州本田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最后,基于价值链分工的背景和当前的国际形势,鲁玉娥还表示,除了一些国家的短期限制政策会影响中国正常的经贸活动外,从长远来看,由于价值链的传导效应和疫情的影响,国际市场和外商投资企业可能会产生疑虑,甚至可能会出现产业转移加速的现象,也可能会对已经缓解的贸易摩擦产生变化因素。

但是,吕岳判断,产业转移受到疫情的限制,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吸收能力,包括配套设施和劳动力质量,仍可能达不到一些跨国公司的需求。

“因此,从长远来看,大量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不太可能发生”,另一方面,这也关系到中国为外国投资创造更好的商业环境的努力。

实施各种积极措施以减轻影响

基于对疫情环境和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影响分析,针对各部门和各地为积极恢复生产所采取的措施,鲁玉娥针对疫情的影响提出了五点建议。

首先,从产业链和供应链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通过上下游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关系,可以在预防和控制的基础上协商和实施恢复生产,并确保促进多边采购和备用供应管理。如果确实无法正常生产某些原材料或供应备件,企业可以考虑采用替代方案来替代中国的供应商,以达到分散风险和及时调整的目的。

第二,目前国家和各地已经出台了大量措施帮助中小企业恢复生产,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的资金困难。

第三,在继续大力帮助重点疫区抗击疫情和恢复生产的同时,要平衡防疫和企业返岗的利益,鼓励企业通过网上办公、视频会议、销售等创新的返岗方式返岗。

第四,在避免过度防控的基础上,通过更完善的物流体系,移峰填谷,启动运作,逐步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包括建立基于疫情空间分布的应急物流系统;基于供应链信息共享平台,更好地协调物料分配和生产合作。

第五,要进一步积极创造更好的商业环境,确保外资在中国的合法权益,“2019 《外资法》的通过也为创造更好的商业环境提供了更好的保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负责任的编辑: